字体

第1419章 暗流

(21-)
  “所以,我们根本就不能够走造反那条路。”

  “那走那条路?”

  “如果陛下只有你一个儿子……”翟东让意味深长地望着景王。

  “你是说……”景王眉毛一挑。

  “嗯!”翟东让点头道:“如今陛下身体非常不好,如果在这个时候,裕王死了,陛下恐怕也经受不住这个打击,也许也就……”

  翟东让望向了景王,景王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翟东让便继续说道:

  “如此,陛下就只有你一个儿子,即便是没有留下医嘱,也只能够是你继位。即便是那些大臣心中不同意,却也没有办法。”

  景王的眼睛亮了起来,拍手道:“对,对,对。”

  “殿下。”翟东让道:“这些年来,我们已经养了一百死士。有着这一百死士,造反是不可能。但是,找机会杀了裕王,当无问题。如果殿下决定了,我便立刻带着这一百死士前往京城。寻找机会刺杀裕王。”

  景王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站住了身形,望向了翟东让道:

  “好,这件事就托付给你了。如果事成,你就是孤身边的陆柄。”

  翟东让立刻激动了起来,神色一肃道:“殿下放心,此去必定成功。”

  京城。

  皇宫对面的茶楼,老板坐在窗前,不时地望向皇宫。

  裕王府对面的一个民宅,一个青年静静地站在窗前,目光淡淡地望着裕王府。

  在京城各个重要的地方,都有这样的人以各种身份,监察着一切,然后将消息汇总,送到茂盛胡同,然后经过专业的人挑选,送到王翠翘的面前,王翠翘再进过挑选,最后送到罗信的面前。

  城门口。

  一个算命先生正在给一个老者算命,目光不时地扫过进出城门口的人。口若悬河,并不停止算命。

  突然,他的目光一凝,说话也不由一顿,对面的那个老者不由一下紧张了起来。

  “先生,怎么了?”

  算命先生笑了笑道:“没事,你最近有财运。”

  “那谢谢先生了。”

  那个老者放下十几个铜钱,笑容满面地离去。算命先生再次将目光望向了城门口,那里正有十几个商人模样的人走进来,算命先生看到此时周围没有人,不由轻声嘟囔道:

  “这哪里是商人啊,杀手的气息太浓了。”

  “嗯?”

  他的目光突然一缩,他看到了七个儒生打扮的人从城门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清瘦的人,正是翟东让。

  他自然认识翟东让,王翠翘给他们这些人看到画像。

  “先生,给我算一下。”这个时候,有个老婆婆坐在了算命先生的对面。

  算命先生立刻点点头,然后朝着一边闲着的替人写信的穷书生使了一个眼神。眼角向着翟东让一瞥。那穷书生便收拾了摊位,然后缓缓地跟在了翟东让的身后。

  “老婆婆,我给你看一下啊……”

  算命先生的声音又是一顿,他又看到从城门外走进来二十个推车的农民,在他的眼中,那根本就不是农民,而是杀手。

  “要出事啊!”

  算命先生嘀咕了一声,然后向着身旁一个卖烧饼的青年道:

  “给我拿个烧饼!”

  “好嘞!”

  那个青年送过来一个烧饼,和算命先生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对算命先生道:

  “叔,您帮我看一下摊子,我去方便一下。”

  “懒驴懒马屎尿多,赶紧去。”

  “谢谢叔。”

  那青年离去,跟在了那些农民的身后。

  给老婆婆算完命之后,那算命先生便收拾了摊子,急匆匆地向着茂盛胡同走去。

  “你是说翟东让来了?”王翠翘凤眼深邃地望着算命先生。

  “嗯,我已经让亮子跟着翟东让,让武子跟着那些装成农民的杀手。”

  王翠翘思索了一瞬间,便向着外面喊道:“兰姐。”

  “小姐!”一个三十几岁的女子走了进来。

  王翠翘很快写好了一个字条,封在了蜡丸里面,递给了兰姐道:“让人以最快的速度送给老爷。”

  “是!”兰姐匆匆离去。

  “小姐,那我……”

  “你陪我在这里等,等跟踪的人回来。”

  “是!”

  礼部。

  正在耳放内,和一些大人的书童聊天的鲁大庆,突然被告知,罗府有人要见罗信。鲁大庆神色平静的点点头,便走出了耳放,向着礼部的大门外走去。脸色不由凝重了起来。

  这么急着来找罗信,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罗府出了事儿,一个是王翠翘有重要的发现。罗府应该不会出事,如此说来就是王翠翘发现了重大的事情。

  来到了大门外,便看到了一个中年人,那个中年人也看到了鲁大庆,便开口唤道:

  “大庆。”

  “王叔!”鲁大庆快步来到了王叔的跟前,压低了声音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叔向着周围看了一眼,隐秘地递过了蜡丸,鲁大庆隐秘而熟练地收进了袖中。那王叔压低了声音道:

  “给老爷,急。”

  “知道了。”鲁大庆点头。

  鲁大庆返回了礼部,向着罗信的值房走去。罗信只是一个三品礼部侍郎,还没有独立的值房。鲁大庆敲门进去之后,望向了罗信。罗信便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其他的几个人也不以为意,每个人都时而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