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039章 师徒相见

(22-)
船上都是法师,侯净山自己也是真人修为,应该不会张诚摇摇头,但语气也有些不自信。

王大富想了一会儿,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通知一下云台观,让他们派人在船上找找?

张诚此时也没什么头绪,只能点头同意。

同时又让林婉儿去酒店前台问问,看侯净山是不是回来过,见他们不在所以又离开了。

时间回到一个多小时之前

在将宁一秋他们叫进房间之后,侯净山就出了门。

虽然他知道张诚拿他当自己人看,但是大师兄跟人谈事情,他觉得自己还是回避一下为好。

左右无事,侯净山就想着干脆去夹板上吹吹海风,消磨一下时间。

但是刚走到半道上,突然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玄静师弟,好久不见

听到这声音,侯净山顿时全身一颤,动作僵硬的回过头去,现一个四十多岁,身穿道袍的中年人站在身后。

三三师兄

在看清此人相貌之后,侯净山立刻拱手行了一礼,表情说不出的忐忑。

三师兄笑了笑,淡淡的说道: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听说你改投了神君观,原本师兄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侯净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低着头不吭声。

你不用拘谨,虽然你改投山门,但好歹也在青城山呆了十几年,师父这次也来了,难道你不去见见?

这一听这话,侯净山的脸上满是纠结和挣扎。

之前在拍卖会上,青城山出价的时候,他就现了这次带队的,居然是自己在青城山时的师父华坤真人。

这里的真人只是道号,并不是境界,华坤真人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是天师修为,论实力,在整个青城山也是名列前茅,论威信,更是仅在掌门之下。

侯净山原以为拍卖场那么多人,华坤真人不一定会认出自己,没想到出来逛一圈,居然碰到了三师兄,这下可就尴尬了。

侯净山犹豫良久,低声说道:我现在这身份,有点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三师兄皱眉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就算现在不是同门,但是师徒情谊总还在吧?难道你现在改投了山门,就看不起我们这些往日的师兄弟了?

这三师兄哪里话,我只是只是侯净山连忙摆手,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只是什么?三师兄语气一缓,又继续说道:以前的事你自己也清楚,咱们师兄弟里面,师父最疼的就是你你转投山门之后,师父还伤心了好久。但就算这样,师父还是嘱咐我们,这是你自己的自由,让我们不得干涉就算你现在不念师徒之情,也得记住授艺之恩吧?去鞠个躬磕个头,也算给师父他老人家一点安慰,这对你来说很难吗?

一听这话,侯净山的眼圈也有点红,最后咬咬牙说道:三师兄,不用多说了,师父他老人家在哪儿?我去就是了

这才对嘛,跟我走吧!

见侯净山答应,三师兄的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转身朝着船舱里面走去。

侯净山跟在后面,沿着走廊拐了几个弯,很快就来到一道房门前。

师父,您在里面吗?

进来吧。

三师兄敲了敲门,等屋里传来应答声,这才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侯净山满脸的紧张,深吸了一口气,也抬腿迈进了房间。

房间很暗,没开灯,窗帘也合在一起。

一个银披肩的老人盘腿坐在床上,双目微闭,似乎正在调息养神。

老人满脸褶皱,看上去老得不能再老了,浑身干瘦的像一块豆腐干。

来了?华坤真人的声音听上去干巴巴的,不带任何情绪,这三个字也不知道是对三师兄说的,还是对侯净山说的。

师父三师兄走到床边,低声说道:玄静师弟来了。

华坤真人的眼睛这才微微睁开一条缝,虽然面容非常苍老,但是目光却是清明无比。

你这只小猴子青城山那么大,却还是留不住你。

师父!

听见这话,侯净山再也忍不住了,两行眼泪夺眶而出,双腿一软,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头,声音哽咽的说道:弟子不孝,师父您身体还好吗?

别哭哭啼啼的了,起来说话。华坤真人一摆手,一道真气从袖中飞出,托起了侯净山。

改投山门,在以前可是大逆不道之罪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们也不会横加干涉。为师留不住你,那是为师自己学艺不精,怨不得别人华坤真人淡淡的说道。

师父您别这么说侯净山全身一颤,泪流满面。

多大的人,还跟小孩子似的哭鼻子华坤真人摇摇头,语气平缓的说道:神君观虽是新起之秀,但是成长度很快,以后说不定会成为能跟茅山龙虎山并肩的山门,你作出这种选择,为师也不奇怪。

多谢师父体谅侯净山链头也不敢抬,声如蚊呐的答道。

可惜啊华坤真人突然长叹一声,如果神君观真是普通山门也就算了,偏偏背后还有一个张诚尸王之事,虽然别的山门并不知晓,但是为师却是知道的,之所以没有揭穿此子,不过是有别的考量

说到这儿,华坤真人的眼睛赫然睁开,眼中精光闪烁,先前的平淡也一扫而空,厉声喝道:为师培养你十几载,助你登上真人牌位,如今你却奉一只鬼物为主!你对得起为师的心血吗!对得起青城山吗!

听到这番话,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