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五章神战

(31+)

  飞临伊贺神宫上空,数百丈高处,遥遥眺望,发觉半个京都都陷入了动乱。
  到处都能见到火光,四面八方隐隐传来叫喊声。
  冲天而起的妖气,不断汲取空中渐渐浓郁的畏,逐渐壮大。
  大江山的上千只妖怪打破结界薄弱处,涌入京都,正在肆意地虐杀着平民。
  京都各处要地,本该都有阴阳师、神社镇守,此时却大多沦陷。
  尤其是土御门处,那里充斥着幽冥的鬼气,从这里都能感受到,好似下方镇压的鬼门已被打开。
  至于神社就连天照的伊贺神宫,都已经被弑神者一路屠杀干净,大约就知道别家的神社的下场了。
  “杀生石的封镇已经破了,那这东西,也该物归原主。”
  取出那正在放光的青丘令。
  他松开手,直直地丢了下去。
  下方一道清风划过,一双素手,接住了这方小令。
  那宫装少***影绰绰的,看不出身形,却好似向这边瞥了一眼。
  最后,林正阳眼中见到虚空一道门户打开,那宫装女子经由门户穿渡而去。
  林正阳心头微松。
  总算了却了一桩因缘。
  就在此时,瓜熟蒂落般,灵池之中,一枚真文逐渐凝聚而出,生出丝丝缕缕的金光。
  那真文随即没入灵池,吞饮灵力,逐渐生出一道淡淡的无色影子,形容外貌倒有九分与他相似。
  “这就是他我印记了!”
  此念一出,他运使法诀,倾尽全力,祭炼着他我印记,务必要尽快拖了这个身份。
  在这个世界转生,本就是一份难以摆脱的亲缘。
  再加上此世居然还有定下婚约的女子,更是一份难以割舍的缘分。
  一走了之看似潇洒,却实在是不负责任,林正阳不想这么做。
  只能塑造一个他我化身,将这份缘分寄托其上,由另一个我在这里度过一生,还上这些因缘。
  在他不计代价的耗费力量支持下,这道无色的透明身影,逐渐充盈、凝实。
  与此同时,他的精神渐渐轻盈,有种即将脱离,飞上高空的感觉。
  他知道这是因为与此世的牵扯开始剥离的征兆。
  越往后,他就越“自由”,直到与此世的因缘彻底转嫁出去,就能顺利离开。
  
  密布整个京都的河流与地下水网,盘踞在其中,形成了一个个星罗密布的节点。
  自上而下俯瞰,恰好形成庞大而繁复严密的封印阵势。
  抽取着整个京都的地脉,支持结界运转,压制一应非人异类气息。
  过往上百年,一直运行良好,才换来京都数十万人的安定生活。
  然而此时此刻,却再也不负从前。
  黑夜的神力,覆压而上,不断有星点被击溃,暗淡下去。
  不过几个时辰,就已经蔓延了大半。
  换上玄色蟒袍的黑川,正坐在一片漆黑的空洞之前,下方就是地脉。
  深沉的黑暗,那流淌着的好似黑泥一般的罪孽,缓缓被释放而出。
  “鬼门洞开,京都积攒至今那淤积不化的罪孽,正好为我所用。”
  几步跨出,就陷入这罪孽的黑泥之中。
  “你们的怨恨,我都听到了。”
  神眼能见,神耳能听,神来背负。
  承载着这份罪孽,那是过往被压迫的底层贫民的怨恨,对平安时代奢靡公卿的怨恨。
  哪怕那些人已死,魂已灭,犹自有这许多怨气久久不散,沉淀在地狱深处,化作罪孽。
  “这份罪孽,既是这个时代的公卿贵族的,也是高高在上的高天原的罪孽。”
  “三贵神,我在这里邀战,不想这京都今日化为红莲地狱,就来这里迎战吧。”
  玄衣蟒袍少年,挥剑一划,背后逐渐显现出一座大城虚影,其中数以万计的阴兵,正严阵以待。
  下一刻,虚景凝视,那阴兵逐渐跨过这里。
  哗啦啦,瓢泼大雨洒下,电闪雷鸣。
  异界的气息,暴露在此界之中,那紊乱的气息顿时激起了强烈反应。
  道道电光,青色、紫色、白色,不断打下,却被一层透着血色的雾气挡住。
  京都四处,到处有枉死的人,这些人的生命,被结界抽取而来,化作了屏障,挡住了天谴。
  那为首的阴兵将领,冲着黑川行礼之后,立即率着兵马,冲向了京都各处。
  数以万计的阴兵,好似洪流一般,分散开来,径直冲向各处神社。
  京都各处神社,不断有神光涌现。
  阴兵分批结阵围攻,首先闯入的,就是鸟居。
  鸟居,就是扶桑本土的神域的分界线,也是神的居所的象征。
  一个神社内,数百阴兵正闯入其中,跨过鸟居之后,周围景物瞬间大变。
  原本不过是占地不到半亩的神社,突变成了一座华丽而庄严的天守阁。
  十几个身上带着火光的武士,抽刀迎上,个个都带着浓重的煞气。
  那数百个阴兵,结阵冲上。
  双方仅仅只是一个照面,武士之魂就折了大半。
  再一此冲锋,就绞杀了这些武士。
  随后,围上了天守阁内的主位神灵。
  半晌后,天守阁化为一团火焰。
  现世中,神社的神像突染开裂,原地腾地一下,无火自燃。
  黑川端坐于原地,深沉的黑暗,不断弥漫。
  身后大城不断有阴兵冲出,然后迅速赶往各处神社。
  每当有一次神社被覆灭,神灵被彻底打灭,这地下翻腾的黑色泥沼之中的黑泥,就被炼化一部分。
  他的黑暗,就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