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八章:血水

(26+)
“小五,快回来!”

王甫叫喊道,可哪里喊得住?他不禁一跺脚:“下这么大雨,又不穿蓑衣,不得淋成落汤鸡了?”

陈唐道:“他着紧牛。”

在殷国,牛可是十分重要的家畜,价格也很高,说句不好听的,牛价比人价还要高。

王小五这牛养了三年,天天牵着去吃草饮水,晚上都恨不得一起睡,寸步不离地守着。

农忙时,牛是第一生产力;种完田后,这牛又可以套来拉车,拉人拉货。

可以说,这头大水牛在王小五心目中,绝对是不容有失的宝贝,听到牛在“哞哞”急叫,他立刻便冲出去。

雨太大,白茫茫一片,十余步外,便瞧不清楚。王甫等人看不到王小五到牛车那边后的情况,只听到他在大声安抚。

然而牛叫声越发急促,到后面,竟有些凄厉的意味。

咚咚咚!

“啊!”

王小五惊叫一声,似乎那牛拉着牛车奔跑起来,冲下山去了。

牛叫声,人叫声,霎时间消失,只剩下风雨之声。

山神庙内,陈唐与王甫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这个……”

王甫口干舌燥,不禁抹了把冷汗。

陈唐看向赵三爷:“三爷,你看?”

赵三爷倒也干脆:“周扬张宏,你们出去看下。”

“好!”

两名汉子应命,戴上斗笠,拔出腰间兵器,一起跃出门去。

过不多会,两人冲了回来,那周扬道:“三爷,牛车不见了,应该是下了山,山路有很深的车轱辘痕迹。”

王甫一怔,目光茫然:“王小五搞什么?”

陈唐想了想,道:“可能是牛发了性子,王小五控制不住,只得跟着下山。”

王甫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车坐,让他步行回去,可真要命。

陈唐安慰道:“不用担心,也许到了山下,王小五把牛给牵住了,会在下面等我们的。”

“但愿如此。”

王甫叹了口气。

那边赵三爷问:“我们的马没事吧。”

张宏回答:“没事,站在树底下,好好的。”

赵三爷点头:“那就好。”

避雨前拴牲口的时候,见张宏两人把马匹系在右侧,王小五便赶牛到左边去,特意避开,却是怕自家的牛被对方的马给踢了。因此两边相隔,有些距离,水牛的异动,并未让三匹骏马受到影响。

牛性格一般温顺,不过疯起来却甚为厉害,也许它是被雷声所惊吓到了。

外面天空阴沉,电闪雷鸣的,确实有几分可怖。

王甫把陈唐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不矜,你怎么认识赵三爷的?”

陈唐回答:“卖过两幅字给他。”

王甫闻言,倒吸口凉气。他终于明白为何陈唐有钱吃肉了,能卖两幅字,起码大几百钱到手。想当初,王甫也曾跑到赵府门外排过队的,不过失败了三次后,他便绝了这方面的心思,安安分分做自己的算账先生。

“厉害!”

王甫由衷地朝着陈唐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至今他也搞不清楚赵三爷买字的标准,不过显然,能够成功卖掉字的,肯定不简单。尤其这人还是自己的好友,王甫自是不吝赞赏。

陈唐笑道:“运气罢了。”

其中关窍,他不好与王甫分说。其实说了也无用,情景交融,文采粲然,岂是一般人能写得出来的?像赖文这样的,大概是碰上了灵感喷发,一下子抓到点子上,所以才写好一篇。正如以前的陈唐,写出那篇《悼父赋》一样。

但这样的事,可遇不可求,很难出现第二回。陈唐之所以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卖上两幅,主要是他满腹好诗词范本,只需要嵌入一个情感的内核,两者合一,即可成品。

对于很多读书人而言,他们更加欠缺的,并非情感,而是承载情感的合适载体。

一言以蔽之:才学!

这就讲究天赋,以及后天的勤奋修习了。

好比一个人面对大海心情激荡,情感爆发,但憋了半天,只能喊一句“大海啊,你真美丽”……

词不达意,表达不佳,又有何用?

而有才学的,则能洋洋洒洒,写出关于大海的经典篇章。

差距所然,绝非是洞悉了所谓的要领,便能同步同行了的。

王甫不无羡慕地道:“不矜,你有这路子,就不愁吃喝了,怪不得说要进潘州学院读书,敢情学费都好解决。”

陈唐知道他把此事想得简单了,道:“清阳兄,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嗯,反正尽力而为,拼搏一回。”

“说得好。”

王甫赞道。

他的心中,何尝没有过一番雄心壮志?只是屡屡碰壁,饱尝艰辛。在生活摩擦之下,一些棱角便被磨损了去,变得圆滑,变得小心谨慎,变得唯唯诺诺了。

陈唐的话,让他心情泛起波澜,有了共鸣。

赵三爷踱步把山神庙内的境况看了个遍,毫无发现,走到陈唐身前,朗声道:“陈秀才,以你的才学,今年应该会报考举子试吧。”

陈唐道:“会试一试。”

赵三爷咧嘴一笑:“你们读书人考试,可得花不少钱,看来你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