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63章 一人做事一人当

(28+)
“咦?刚刚是谁说的,要是邱浩一招打不败史离,他就叫在座的所有人一声爷的?”

“哪个孙子说的?还不赶快站出来!”

“孙子!爷爷们在此,快快出来跪拜!”

与此同时,被史离救过的几位仙道宗弟子想起了先前邱浩的几个跟班曾叫嚣着打赌的话。

这其中就有李方和赵立,二人思忖,在断崖被史离所救之后,他们便把史离当成了兄弟,这样算来他们沾光,也成爷了。

“呃……”

此刻邱浩的几个跟班望着被史离直接轰杀的邱浩,正在胆颤心惊,闻听众人的话,当即脊背发寒,浑身颤抖不已,这个时候他们更怕的是难以承受史离的怒火。

听到众人的话,几人再次仰望杀神一般站立在战台上的史离,再也承受不住心中的恐慌,噗通一声,纷纷跪倒在地。

“哦,还真吓成孙子了!”

“你们不是还要喝酒庆祝吗?”

“还喝酒?看你们几个的孙子样儿,喝尿还差不多!”

李方和赵立等人更是视史离为救命恩人,此时为史离脸上贴金的事,他们兴奋的满脸通红,丝毫不吝啬对邱浩的几个跟班的打击,若不是在比试期间,他们早就把这几个货暴打一顿了。

“这个逆徒竟然用了魔荒的魔气,死不足惜!”

望着地上的已经成为一具冰冷尸体的邱浩,柳垂岸和段天涯脸上没有丝毫神色波动,不过心中却是波澜起伏。

至于邱浩,先前他显然是不将他们放在眼中,更可恶的是,在比试中还动用了魔气,既然他作死,那就让他死去吧。

而史离的强悍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二人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史离身上,再次审视着史离,目中纷纷露出火热的期盼。

“好在没有人发现邱浩的事情和我有关!”

邱浩身上的黑气散去之后,章松才悄无声息地长舒一口气,但看到史离的强横,他忍不住心中一凛,他想破头皮也想不到,自己明明已经胜券在握,甚至为了以防万一,还给邱浩的锻体丹内做了手脚,怎么就没能杀死史离呢?!

“我看你有几条命?只要你去飞烟崖试炼,你绝对不会再活着回来!”

章松目光阴狠地从史离身上扫过,咬着后槽牙,闷哼一声。

“这个废物竟然不怕我?!他还真敢把邱浩给杀了?!”

所有发生的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仅在刹那之间,甚至在贺岩还未反应过来如何应对,史离已经灭杀了邱浩。

史离对他的无视,那是直接打脸啊,而且还是啪啪地直接打成了猪头!

悄然将目光转向柳垂岸和段天涯,贺岩的眼神中分明再说,这个时候了,你们两个老家伙倒是说句话啊。

然而,柳垂岸和段天涯依旧是神色没有丝毫波动,更没有搭理贺岩的意思,贺岩仿佛不存在一般。

“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混蛋,刚才不是很狂妄吗?”

“被史离打脸的滋味怎么样?你不是很有能耐吗?”

余光留意到贺岩的眼神,柳垂岸和段天涯人老成精,自然明白贺岩看他们的意思,迫于飞烟崖的威严,先前他们始终被贺岩压着,早就窝了一肚子火,而史离用实际行动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既然你们飞烟崖我暂时惹不起,此刻我们装哑巴总行了?你有能耐,我看你怎么收拾这个残局?

柳垂岸和段天涯打定主意,只要贺岩做得不太过分,他们还是继续忍下去,但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现在就看贺岩接下来怎么办了。

眼巴巴地看着犹如傀儡一样不吱声的柳垂岸和段天涯,贺岩气得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面色铁青,心中一横,暗忖道:“既然你们这样,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比试仅是切磋而已,仙道宗和玄冰门尔等依附我飞烟崖,生是我飞烟崖的人,死是我飞烟崖的鬼,现在有人胆敢杀我飞烟崖的弟子,此举是忤逆林掌门天威,一旦林掌门怪罪下来,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

贺岩大言不惭,直接将邱浩说成是飞烟崖的弟子,甚至将林中虎也抬了出来,他要给史离以及柳垂岸和段天涯扣上一定无法承受的大帽子。

与此同时,贺岩趁着梗脖子的间隙,悄然向章松使了一个眼色。

闻听贺岩明显带着威胁的话语,柳垂岸和段天涯双目微微一缩,他们没有想到贺岩会说出如此无耻地一番话。

整个战台四周落针可闻!

“这个可恶的家伙也真是够无耻的,好话和坏话都被人他一个人说完了!”

邱浩的话当即引起了台下众多弟子的鄙视,纷纷心头一紧的同时,他们也听出了贺岩话中的深意。

尤其是芳菲听到贺岩所说的“林掌门的天威”后,俏脸当即一沉,玉手猛地一握,旋即松开,眼中有追忆闪过。

“人是我杀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和他们无关!”

贺岩狂妄也就罢了,而且足够无耻,史离心中一横,负手而立,气势爆发,即便明知道贺岩是凝气期的修为,但依然将目光投向贺岩,没有丝毫畏惧。

邱浩是他杀的,贺岩的话很明显恐怕要向两个宗门发难,既然贺岩无耻不讲道理,此刻他果断站出来,承担全部责任。

先前被贺岩一番话震慑得不知所措的胆小的弟子,闻听史离的话后,顿时长舒一口气。

既然史离愿意主动承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