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67章 压制

(28+)
“贺小友,话可不能这样说,要三思而行啊!”

“我们倒是无所谓,不过,若是我们这数千弟子一时冲动,全体哗变的话,恐怕你到时候……”

柳垂岸和段天涯一唱一和,他们早就看出了台下的弟子对贺岩的怒火,二人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即便我们不出手,要是数千弟子一哄而上,到时你就不是被打得连你爹娘都不认识的事儿了,恐怕会直接成为一坨肉泥!

“这两个老不死的,还真玩不过他们!”

闻听柳垂岸和段天涯的话,贺岩面皮一抽,心中一寒,他能够想清楚,二人话中的意思,要真是犯了众怒的话,到时候恐怕他真是连咋死的都不知道。

即便将来飞烟崖的人为自己报仇,初一十五给自己烧纸上香,可也不比活着好啊,活着在风月场所那种温柔乡的日子,可不是死了在地底下吃纸灰和香灰可比的啊!

“你们想怎样?”

贺岩面色一寒,此刻他已经下不台了,直接逃避的话,又会颜面全无,只有硬着头皮问道。

“那不然这样吧,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在你和史离的比试中,我们二人将你的修为暂时封印至凝气期以下,你看怎么?”

“你放心,你的修为被封印只是短暂的,你可以自行解除,不过,在比试期间,我们会暂时压制你解除。”

柳垂岸和段天涯尽管对史离有信心,但是能够能够借机压制贺岩的修为,无疑增加了史离获胜的把握。

闻听柳垂岸和段天涯的话,台下的弟子以及看台上的长老悄然点头,的确这样看起来才有公平性可言,甚至连章松也在刹那间觉得,这个提议好,但是一想到史离直接灭杀了修为短暂被提升到锻体九品的邱浩,他忍不住心中一寒。

“这两个老不死的替史离个废物考虑得还真够周到的啊!”

不得不说,柳垂岸和段天涯的话说得漂亮,贺岩险些气得吐血,此刻他真是已经下了台了,不答应吧,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答应吧,关键是他心里却突然没有了底气!

“好!”

台下的弟子看到贺岩脸上阴晴不定,似有犹豫,他们当即大声为柳垂岸和段天涯的提议叫好,当然目的就是让贺岩无法退缩,因为他们对史离和贺岩的比试已经充满了期待。

“特么的,你想坑我,现在被反坑了吧!”

柳垂岸和段天涯的提议,顿时让史离心中也是一暖,要是贺岩的修为真是被压制到锻体期,他绝对有信心和他一战!

柳垂岸和段天涯迟迟不开口的原因,史离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二人毕竟是掌门,必须要顾忌宗门所有弟子的安危。

然而,贺岩却是不长眼,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柳垂岸和段天涯的忍耐限度,若是正让贺岩带走十余名女弟子的毒计得逞,这两个人的掌门就没法做了。

史离在没有经过二人任何授意的情况下,从一开始就不鸟贺岩,直至此刻答应接受和贺岩一战,这何尝不是给了他们一个反击的契机?

只有狠狠地打击贺岩,才能消除仙道宗和玄冰门所有弟子心中的怒火,只有狠狠地打击贺岩,才能为柳垂岸和段天涯长脸。

谁有勇气又有信心打击贺岩?谁能为柳垂岸和段天涯长脸?

这个人就在二人面前,那就是史离!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史离挑衅贺岩,并到爽快应战,代表的是仙道宗和玄冰门对飞烟崖权威的一种挑战!

长期活在飞烟崖跋扈的爪牙阴影之下,不只是柳垂岸和段天涯憋屈,绝大多数弟子也在忍气吞声。

“史离好样的!”

“我们支持你!”

史离对贺岩的挑战,无疑成了这些弟子长期压抑憋屈的一个宣泄口,因而兴奋地嗷嗷叫着,纷纷振臂高呼!

“好,那我就用锻体期的修为和他一战!”

此刻贺岩的掉进了自己作出来的圈套,随后一指台上的史离,看似面色平静,心中却开始了莫名的忐忑。

“那好,贺小友果然够爽快!”

“那就委屈贺小友了!”

目的已经达到,柳垂岸和段天涯哈哈一笑,心中冷哼,表面上却不忘恭维贺岩。

“这两个老不死的,你们为了史离也真是够拼的,我不爽快能行吗?听你们两个先前话里的意思,我要是不同意,你们那些该死的弟子一哄而上,到时候我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贺岩差点没哭,他想着坑史离,不料自己反被坑了。

贺岩面色阴沉,有意卖弄一番,本来走不几步就能上战台了,但他飞身而起,身上灵气环绕,向战台上飞去,旋即在空中一个旋转,用一个很飘逸的姿势落在了史离的不远处。

“瞎卖弄!”

“太会装逼了!”

“说不定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贺岩看似炫酷吊炸天的出场,不仅没有赢得任何喝彩声,反而台下的弟子们甚是厌恶,甚至开始鄙视起来。

“哎,没想到这个时候,这货还是想着装逼卖弄!”望着摆出一副高手风范的贺岩站在眼前,史离心中暗骂。

呼!

贺岩在站台上刚一落定,柳垂岸袍袖一挥,虚空波动,一股无形气浪向战台上的贺岩涌去。

无形气浪迅速将贺岩笼罩其中,刹那间,贺岩身上散发出来的凝气期的气势骤然湮灭至锻体期。

以柳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