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五章 妖刀村正

(30+)
第二十五章

妖刀村正

————————————————

......

这是一段关于辛秘的记载。

由杂货店记录。

————————————————————《杂货店笔录》

村正是镰仓末期名匠冈崎五郎入道正宗、即为冈崎正宗的弟子。

和陈刃心一样是一个铁匠。

不过他们更喜欢自称为锻刀师,又称锻刀匠。

相传镰仓末期。

当时赫赫有名的锻刀匠冈崎正宗为选接班人,令三大弟子村正、正近、贞宗,在二十一日内各自锻造一把宝刀,谁的刀最锋利就有谁来继承衣钵。

那时候的人,无论东海岸,西海岸,还是别的地方。

只要是存在于故事当中的记载,似乎每一个师父都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考察自己徒弟的所学所能。

因为有人,所以自然而然,便有了矛盾,而且这些矛盾是隐形的。

即使是坐在高顶上的冈崎正宗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冈崎正宗逐一审视,细细观察完他的三个弟子锻造的那三把刀之后,随即指定贞宗继位。性格偏激的村正心中不服,便要求开刃试刀。于是,正宗带着三位弟子来到河边,分别将刀插在流动的水中,刀刃面向上流。当树叶稻草流经正近的刀时,虽被斩断,却藕断丝连;流至贞宗的刀时,只轻轻一下,就被一分为二。

可是,触及村正的刀时,虽然也被极快地一分为二,但这把刀似乎有生命一般,将树叶稻草紧紧吸住,令它们无法飘走,如同被妖法缠住一样。冈崎正宗指着水中的刀说:刀匠理想中的名刀,目的并非只在锋利。短刃护身,长刀护国,这才是刀剑真正的使命。正近的刀拖泥带水,护身尚且不能,怎能护国?村正的刀充满妖气且失去美感,一刀既出,不沾鲜血不回,不但不能保国,恐怕反而害国。唯有贞宗的刀,磊落干脆,抽刀断水,方可视为名刀。

然而这样的评定对村正无疑是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后来村正到底竟了什么。

他所锻造的刀为什么成为妖刀,便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

再然后来出现的妖刀村正不但杀人无数,还有噬主的特性。

最典型的便是妖刀村正的其中一任主人——德川家康,日本战国时代末期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江户幕府的第一代将军。

村正妖刀出世后、再得知其不但杀人无数,还有噬主的特性。不断有人想要去征服这把刀。据说武士只要手持村正就会入魔,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妖怪。如果持刀人本身的正气不足以震慑住村正,就会反受其害,轻则断指,重则死于非命。战国时代,此刀辗转流传到德川家,令德川家饱受噩梦缠绕,被视为凶器;在德川家作祟的不吉象征、而名动后世。

接着遭遇村正惨祸的是家康的父亲松平广忠。松平广忠在父亲死后,努力收拾残局,为了维持政权不得不投靠当时强大的今川氏,在其羽翼庇佑下继续对抗织田氏。天文十八年,织田氏买通了松平家臣岩松八弥,用纯真到暗杀了松平广忠。广忠死时才二十四岁。德川家与村正刀纠葛的第三起命案,则是德川家康一生最大的痛楚,因为被害人是他最为挚爱的长子德川信康。

种种挥之不去的惨痛阴影和血光之灾,让不信天命不敬鬼神的德川家康感到恐惧,生怕自己也会死于妖刀村正下。村正成了德川政权的一大禁忌,妖刀的说法也随之广泛流传。从此妖刀村正步入了黑暗的命运,不是被当场销毁,就是被改凿刀铭。只有极少数的村正刀靠着少数武士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才得以保存下来

在德川家康去世之后,他将收藏的妖刀村正传给了家族的继承人,而由此,村正成为了德川一族地位的象征。附属于德川的家族为了表示对德川的忠心,不在保有妖刀村正,经年累月,它也变成了避讳,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忘避讳的理由,只记得避讳村正这一事实。这一解释虽缺乏足够的证据,但是足以解释为何德川家族的后代会保有妖刀村正,也远比那不着边际的传说可靠的多。

直至这个避讳再度给人打破。

然而传说在大部分人眼里远比真实的历史有趣的多,在后世的许多戏剧及文学作品中,都将妖刀村正作为德川一族的克星。更有甚者,幕末时期反对德川幕府的维新志士都大肆收集妖刀村正,甚至将自己的佩刀刻上村正的铭文来表达自己反对德川的决心。而经过了幕末的腥风血雨,村正的妖刀名号,就此确定。平心而论,妖刀村正即使没有那个以讹传讹的妖刀名号,也着实是刀中精品。

上个世纪曾有日本科学家对妖刀村正做过鉴定,发现村正所作的刀,性能都保持在同一水平上没有上下浮动,因此发出了“真的是村正啊!”这样的感叹。

另外,关于妖刀村正的斩切力,许多研磨师都表示磨村正刀的时候经常会割破裹手布,研磨其他刀的时候也时常会被割破流血,但是都没有村正割开的伤口疼,其锋利程度,可见一斑。

在评判日本刀时,通常有两个标准,一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