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820章 远古大战

(31+)
星辰界的力量没有炎黄世界那么复杂,星陨之力就是全部,只是这股力量本不应该出现的,毕竟星无暇得到的一切还是传承下来的,这些东西想要隔着一个界的限制留下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魏玄成对抗星无暇本就是五五开,甚至是有些勉强的,星无暇眼下将自己压箱底的功夫都逃出来了,魏玄成立刻有些招架不住了。
  
   魏玄成和星无暇之间差距不是功法,境界,差的就是这样的技巧,没有身体的魏玄成生前很多的功法都已经变成不能使用的状态了,灵魂之躯的状况下,很多功法的威力也将会大打折扣。
  
   这一下被压制住立刻明白了自己只怕不会死眼前这个家伙的对手,一刻钟,最多一刻钟的时间,来得及么?魏玄成目光朝着我瞥了一眼,看到沉浸在其中的我,一下就释然了。
  
   自己那么在意做什么,尽人事,听天命!
  
   丹田之中的我看着浮现的九根天道之柱有些惊讶,因为我还没有得到全部的天道之卷,所以我体内的天道之柱并不是完整的,但是眼下,所有的天道之柱全部树立了起来。
  
   这些柱子我拥有镀上了一层金光,我没有拥有的,则全都出现了淡淡的虚影,那不是属于我的力量,但是我感觉到他和其他的天道之柱息息相关的连接着。
  
   “很不错,传奇二转的实力,竟然就得到了那么些天道之卷,不愧是我的后继之人。”
  
   一个音色与我相似,但明显低沉了许多的声音响起,我皱着眉头看向四周寻找着这个声音的主人。
  
   “找我吗?”
  
   声音再次响起,一个和我有着七分相似的男子一下出现在我的面前,平静的看着我。
  
   炎黄大帝。
  
   虽然已经在别人的口中,和壁画之中我看到了无数次有关于炎黄大帝的事情,但是真正看到面容这还是第一次。
  
   像,真的是太像了,如果不是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远古大战时候的一个人,我都会怀疑自己此刻是不是在照镜子。
  
   “后继么?”我轻声道自嘲的笑了笑:“我从不是你的后继,也没有在你身上学到任何东西,你凭什么我是你的后继。”
  
   “因为命运,因为轮回。”男子轻声说着转过身手分别在两根天道之柱上一点,两根天道之柱立刻都亮了起来。
  
   一根是我很熟悉也拥有的轮回之柱,而另一个在柱体上刻着两个古体字,修习过天道总纲的我看得出这两个字的意思,命运。
  
   和轮回之卷一样,命运之卷也是天道九卷之一,只不过眼下我还没有任何的先说,我也没想到,我第一次接触到这股力量,竟然是在自己的丹田之中。
  
   “命运和轮回么?”我轻声说着,知道炎黄大帝说的是炎黄世界这不断出现的轮回,一次又一次,根本无法避免一样:“你享受了千万轮回之中可能性最大的一次,而将最为艰难的留给了我。”
  
   炎黄大帝所在的年代,天地桎梏仅仅是在帝境,几乎可以说是不复存在,那个时候的炎黄想要进入万界银河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那个时候的炎黄也没有什么天魔界,星辰界这些人留下的东西,在进入万界银河之前完全不用担心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
  
   和我所面对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传奇二转的桎梏,天魔族的入侵腐蚀,这些远比炎黄大帝所经历的困难数倍。
  
   “我知道你,千万年之前我就知道,当时我并没有想过我会失败,并没有想过我要走到这样的地步,同样也就没有想到站得越高,摔得越痛。后人应该都很痛恨我吧?”炎黄大帝轻轻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不,有关于你的一切,几乎都被隐藏了起来,整个炎黄知道你的人寥寥无几。当然痛恨你的人确实存在,只不过我所知道最为强烈的哪一个,并不是后人,而是当年跟在你身边的人。”
  
   我面前炎黄大帝的神态明显晃动了一下,迟疑了片刻才问道:“是谁?”
  
   “雪神。”
  
   炎黄大帝忍不住苦笑了出来:“抱歉,她的话确实可以恨我,她的话,我无话可说。当年的承诺没有达成,答应了她的一切到了最后,我却都自己亲手放弃了,换做是我,我也会恨我自己。”
  
   “我想知道,当年是为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实力上不如,你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吧?我能感觉到,你不是那种不会知难而上的人。”我和炎黄大帝的确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家伙心中想着什么,我中感觉自己似乎能够明白一样。
  
   他的情感,痛心,不甘,内疚,在这意识之海中毫无保留一般传达给了我,真实的体会着这一切的我,肯定当年的额事情还有着他的隐情。
  
   “你猜的很对,的确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当然我不否认实力也有一部分,实力的差距让我们只能苟延残喘,这倒不算什么,直到我发现,苟延残喘下去,根本就改变不了任何东西,最为重要的东西……”
  
   “什么?”我对着炎黄大帝追问道。
  
   炎黄大帝开口明明再说着些什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