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章 最后的抉择(二)

这一次,很多古陆人没有像过去一样,全力拥护我的决定,十年时间,让他们对我有一种面对神的心态和信仰,虽然他们没有明说,但我知道,很多人赞成战争,因为不仅仅是争夺生存空间,而且,过去和周边部落的战争,已经结下了怨恨,以前,古陆没有力量去报仇雪恨,可现在,古陆强大了,很多古陆人希望用战争来一雪前耻。

我化解不了这些仇恨,还有这些矛盾。

在很违心的情况下,我默许了战争。许多强壮的古陆武士,携带着远远超出其他部落的武器,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扩张和杀戮。我控制不了战争,尽管在征战之前,我要求尽量不杀俘虏,可战场不是儿戏。战争是残酷的,心慈手软的人只有死路,面对敌人,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曾经弱小的,被人欺凌的古陆部落,终于得到了报复的机会。战火燃遍了古陆大山周围很广袤的区域,没有任何部落能单独抵挡古陆的征讨。他们的领地被占领,武士被杀伤,老弱妇孺被俘获。

持续的征战,一直在进行,古陆人仿佛尝到了战争的甜头,直接的掠夺,要比辛苦耕种劳动来的更快。我呆在古陆本部,无法真正的去控制军队的指挥者,在老王的干预下,很多人在战争里私藏了物资,为了泄愤,还杀伤了大量的百姓。

那种无力感,随着时间的流逝,对我的影响越来越大。我管制不了这些出征的部队,索性就不管了。

方从山里抓到一只天生皮毛就雪白的小猿,当宠物一样养着。小猿很通人性。方知道我的情绪一直不好,让小猿天天在我面前兜圈子,耍一些小把戏。

可是,我开心不起来。我似乎渐渐的明白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他不可能彻底的逆转每一个人的思维。有些东西,有些天性,是人在出生的时候就具备的,会随其一生。

战争一直在持续,不知不觉间,我来到古陆十五年了。方从一个毛头小子,长成了大人。他娶了一个部族内的姑娘,一年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但是,方的女儿从出生的时候,就有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病,我治不好,也不知道怎么治。方很难过,他感觉女儿活不了多久,每天抱着孩子,一个默默的坐着,不言不语。

我在心里默默的叹息着,有些秘密,我想永远隐瞒下去,可是,事情的发展总让我措手不及。方是个忠诚又耿直的人,他的女儿,我不能见死不救。

我破例了,来到深渊的那个洞,替方的女儿抓到一条虫子,给她加持。这样,就算方的女儿将来死亡,也可以用这种方式重生。

都在一个部族内,这样的事无法隐瞒,很快,就有细心的人知道了信息,开始千方百计的打听。..他们从方嘴里得不到线索,就从方的妻子身上下手,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随后,一些家里老人将逝,或者新生儿体弱多病的人,开始央求我,希望我救救他们的亲人。

我没有办法拒绝,因为我刚到古陆的时候,就对所有人承诺过,公平,公正。我救了方的女儿。就不能丢下别的人不管。

虫子的秘密,终于公开了,我替更多的人进行了加持,后来,有人渐渐摸到了抓虫子的办法,就算我不出面,他们也能做到这些。

我很苦恼,很多事情都是我不愿看到的。

我开始萌生了离开的念头。我经常一个人在深渊边徘徊,望着深渊深处的黑暗,只要我走进那个洞,我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但是十几年的时间,让我对这个地方,让我对有的人,产生了感情。这个茁壮成长的部落,倾注了我的心血和汗水,还有满满的期望。虽然,它让我失望了,但我不舍得,我放不下。

我时常坐在一块石头上,默默的发呆。我开始学着雕刻,来打发时间。可是,我不知道该雕刻些什么东西。

我来古陆。是为了什么?我怀着满腔的热忱,但这些热忱,却在时间中被现实渐渐的磨灭了。

或许,我的决定,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心里想着,我不由自主在石头上慢慢刻下了一行字。

“有的错误,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

战争一直都在持续。古陆得到了广阔的领地,虽然部族强大,但毕竟只是一个部族,长时间的东征西讨,让周边的很多部落苦不堪言,古陆的部队虐待俘虏,所到之处,鸡犬不留,引起了其他部落的反抗。很多被打散的部落被迫聚合在一起,和古陆对抗。

我真的不知道,杀戮会持续到什么时间。

当我来到古陆的二十多年后,我的头上,有了一根白发,几乎就在半年之间,白发越来越多。战争引起了一系列的弊病,那些指挥部队的首领。在战争中积累了自己的势力,私占了许多资源财富,他们变成部落里有权有势的人,发展自己的家族,发展自己的势力。

这个时候,我再想逆转,为时已晚,我很清楚。如果用强硬的手段来解决问题,那么,这些新兴的贵族阶层,会联手反抗。

这个时候,我几乎什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