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定制番外:白糖结局与全书完

(28+)
这还是那个纵横四海、骄纵恣意的白龙仙子吗?

宁小闲也很满意。花想容容光焕发,眉眼间的春#~意掩都掩不住,显然唐方没有浪费那十二个时辰。他是个聪明的男人,知道怎样利用得之不易的机会。啧啧,夫妻嘛,袒诚相待最重要了,有什么事是睡上一宿解决不了的呢?

如果有,那最多再加一宿。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玄天娘娘送给小夫妻的见面礼,是一条金色的绳索,“这是擒龙索,用了白龙的龙血祭炼,她想挣脱就等若与自己的龙力对抗。”她冲唐方眨了眨眼,“这回是永久有效哦。”

花想容气得连连顿足:“娘娘!”这不是要让她再无翻身之地吗?怎么可以,她还打算重振妻纲来着。

唐方咳了一声,飞快地接过这事关后半生幸福的宝贝,只听玄天娘娘笑眯眯道:“唐方,给我好好管着她,不能由着她再闯祸!”

“是。”他煞有介事地行礼,“谨遵娘娘旨谕。”

玄天娘娘的苦心,花想容懵懵懂懂,他却心知肚明。把花想容塞进箱子当作礼物送给他,这事情听起来惊世骇俗,却是玄天娘娘着意要找补他。花想容从前胡作非为,对他用了强。作为男子,唐方心里必有芥蒂。如今玄天娘娘让他找回了场子,也是侧面敲打他:这一来一往,梁子就算解开了,今后他对待花想容可就要十二分的真心。

其实他在落马坡大战之后来找花想容,本有些计划,哪知玄天娘娘的手段雷厉风行,轻易就化解了这一场孽#~缘,又赠了他擒龙索,大概是知道武力不对等的姻缘不长久。

看着身边的小娘子气得两颊鼓鼓,大概还未体会到玄天娘娘对她的苦心和爱护吧?

唐方不由得笑了,花想容正好抬头,望见他的笑容如三月春风,和煦了她的心田,火气顿时跑得无影无踪。

娘娘说得不错,这、这就是她命里的克星啊。

¥¥¥¥¥

转眼,又过多年。

唐方依稀做了个梦,梦见了唐庄和小时候的自己。

那时唐方还不到五岁,就已经长得粉雕玉琢惹人喜爱,同龄的小女孩都喜欢找他玩儿。有个小表姐最讨厌,老找他做拜堂成亲的游戏,他终于被缠得不耐烦了,干脆指着塘里的鲤鱼道:“娶你还不如娶那条鱼!”

哗啦,那条漂亮的鱼儿打了个摆尾,激起水花无数,而小表姐哭着跑开了,为自己还不如一条鱼告状去了。

梦做到这里,就醒了。

天依旧是黑的,万簌俱寂,惟草丛中传来虫鸣。

他这里有点儿动静,枕在他胸口的花想容也醒了,揉着眼道:“怎么啦?”

“没什么。”他亲了亲她滑嫩的脸蛋,心中饱满得快要绽开。原来他很早就说过了,要娶她。“睡吧。”

“已经过了子时罢?”花想容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还不耽误她骑到他腰上,“唐公子,该交今天的公粮了。”新的一天开始了,吃糖时间到!

唐方赶紧抓着她的小手,不让她作乱:“孩子睡得正香,别把他吵醒了。”

枕边盘着一只小小的白龙,和花想容的真身如出一辙,只是头顶的犄角还未长出,看起来倒像是小蛇。它睡得很香,父母的对话没能吵醒它。

花想容板起脸:“成天就把孩子挂嘴边,你到底喜欢它还是我!”拎起小龙,一抖手扔了出去,毫不留情。自从生下这个货,唐方天天就围着它转,张口闭口就是娃,把她看得眼气!

房门自动打开又关上,可怜的小龙就落到外头的草丛里去了。它换了个姿势,继续呼呼大睡。

唐方被她死死压住,救援不得,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变成一条抛物线。“你怎么……”有这样当妈#~的?他额角突突直跳。

“扔不坏,弄不丢、怕什么?它早就能自行觅食了,也就你还惯着他。龙族幼儿可不像人类孩子那么娇贵!”她轻嗤一声,一边伸手进去摸他腹肌,紧忙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我龙族的繁衍兴旺大业全指望你了。”

唐方:“……”

“任重而道远啊,唐公子。”她低下头去亲吻心爱的郎君,亲亲、宝贝乱叫一阵,终是窃笑着得逞了。

龙族的生育率低得令人发指,她能那么快生下数万年来第一条小龙,还不得归功于他们的勤劳、他们的努力、他们日夜不辍的辛苦劳动!

所以,她没羞没臊地压倒唐方,其实是顺应了天意对不对?

(全文终)

写在最后的最后

今天是正月十八。

这是水云陪伴大家的第1437天,是《宁小闲》向大家挥手道别的日子。

也是水云的生日。

选在这天码完最后一个字、锁定全文,是水云的小小私心。想让我亲爱的水粉们、想让《宁小闲》陪我再过一个生日。

其实这本书的版权,早在2017年5月就已经卖出。从《宁小闲》当时的体量来说,多方建议迅速完结才能保证效益最大化。水云很任性也很傲娇地没有听从,因为舍不得把一个好故事匆匆说完,舍不得那份精雕细琢的心思,也舍不得辜负大家。

写书就像养花,总希望它的极致盛开能让所有人都悉心欣赏。若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你们的一路相随,才是我四年来获得的最大成就与荣耀。

这份满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