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2章 没能接住子弹

(21-)
赵益清打了个冷颤。

眼前的葛牧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哑巴,一身诡秘手段,并且杀人不眨眼,谁知道说的话是真是假?万一真把她给那么什么了呢。

她抱着身子不由往后缩了缩。

不过葛牧并没有动手。

葛牧——

正在那位战陨的霄庭神王,前世镇压诸天万界的存在,怎么可能干这种趁人之危的龌龊事?最主要的事此情此景也太缺乏情趣了。

他往赵益清胸前嫖了一眼,脱掉外衣让她裹着,骂道:“这几个毛子真他娘的下三滥,早知道就不该留他们到现在,对了,你跑到西西伯利亚荒原来干什么呢?这里可都是野兽、流氓和恶棍。”

“不是要来接你回国?我爸说我亲自来才显得比较有诚意。谁想到会遇到这种事。”赵益清撇了撇樱唇表示不满。

“也不至于亲自来的。”

“这话还有点良心,还有到底是人是鬼?我刚才看到你身体浮出来一道黑色的龙影。”

赵益清依旧对葛牧击杀五名毛子的那幕耿耿于怀,挥之不去,但后者却白了她一眼道:“这事你当没看见的好。”

“那你告诉我,狼群为什么不攻击你,反而给你送食物?”

“好奇心真大!不过这个倒可以告诉你,几年前我救过一只被捕兽夹夹住的小狼、并且帮它治好了腿伤,后来它成为狼群头狼,心怀感念,每回带着狼群狩猎都会给我送了一些食物,说出来也没什么神奇的。”

正说着,木屋外响起了嗡鸣的车声。

葛牧目光一凛,望向窗外,就见又有几名毛子驱车敢来,车顶上竟还架了重机枪。

这些在西西伯利亚偷猎的毛子往往都是退役的雇佣兵团伙,之前参加过中东战争,拥有重武器倒也不奇怪,估摸着跟先前的那几个都是同一伙的。

“你待在这儿别动,我出去看看。”

赵益清道:“他们有枪!”

葛牧冷笑:“枪,算什么?”

说着就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重型越野也停到了木屋前面,先下来的是个身材魁梧如铁塔般刀疤脸,手里端着枪,他操着生硬的汉语道:“刚才安诺夫说这里来了个漂亮的华夏女人,怎么是个华夏的小子?小子,漂亮女人呢?”

“漂亮女人不知道,不过你口中的安诺夫已经上天堂去见他姥姥了。”

“什么意思?”

葛牧揉着眉角道:“就是被我宰了的意思。”

“你?”

几名毛子哈哈大笑,要知道安诺夫也是实力强悍的雇佣兵,怎么会轻易死在一个少年手里?

刀疤脸吐了口唾沫道:“就你这样的华夏病夫也能杀的了安诺夫么?一个女人你都杀不了!快的把漂亮女人交出来,不然我先就杀死你。”

嘭嘭嘭——

几声刺耳的枪响。

刀疤脸冲着葛牧的脚下开了几枪,似乎想要看这华夏人面孔的小子被吓尿裤子的情形,结果却失算了,葛牧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你什么来头?”刀疤脸也略微惊讶。

“以前在这片混的混蛋里面有个叫别列克夫,号称西西伯利亚狼王,万无一失的神枪手,可惜现在逃到了南非挖矿,不然他一定会告诉你我到底是什么来头。”

刀疤脸轻蔑地看着葛牧:“别列可夫是遇到了魔鬼,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混蛋!快点把漂亮女人交出来,不然我一拳就打爆你的狗脑袋。”

来,试试。

葛牧冲刀疤脸勾了勾手指。

刀疤脸虽然是滚蛋,但也是个有点血性的混蛋,当即就把枪抛给了同伙,挥拳击向葛牧面门。

此人的拳击上造诣不俗,黑市拳的王者,后手直拳足有一千四百多斤的份量,一拳能够干翻健硕的公牛,料这拳落在葛牧脸上肯定能把他的头颅骨都给打碎了。

实力悬殊。

其他几名毛子几乎没看。

然而没想要的是看似身形瘦小的葛牧却也挥去直出,拳头正好碰在安诺夫的拳头。

嘭——

一声闷响,葛牧连脚步都没有晃动半分。

刀疤脸拳头骨折,整条手臂都响后挫了一下,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越野车前脸上,嚎啕不止。

怎么会这样?

几名毛子面面向觎。

躲在木屋里透过窗缝观察的赵益清心里也着实一惊,这葛牧怎么会这么的厉害?简直厉害的不想是人了。

时间犹如静止一般。

只有葛牧若无其事的嘀咕了一句道:“敢向本尊挥拳,你还是凡人里的头一个。”

数秒后刀疤脸反应过来,忍着剧痛嘶吼道:“杀了他!这个华夏小子有古怪,用枪!用枪!”

同伙都是亡命徒,自然不会在乎一个华夏少年的性命,当即有一人便拔出手枪射向了葛牧,又是一声沉闷枪响。

不要——

躲在木屋里的赵益清惊叫了一声,捂着眼睛,不想看到接下来的血腥一幕。

而葛牧则伸手想虚空里抓了一下,随后手便停在眉心处……

怎么可能!?

这个华夏人难道能接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