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462章 第三次真言

(26+)
鬼王曾将鬼王令赠送给北帝,我可以通过鬼王令召唤北帝。我闭上眼睛,感觉到北帝的气息,心中默想着要找他,不一会儿我睁开眼睛。可是北帝并没有来。

“怎么回事?上次还可以的。”我四处张望了一下。真的没有北帝的身影。

这个时候,我听到鬼奴的声音对我说:“地府有地府的规矩,在这里,鬼帝不能像在人间那样,想到哪里便到哪里,如果北帝听到了你的召唤,现在可能正在赶来。”

原来如此,也是奇怪,这些鬼帝在他们的主场地反而还没那么方便。

石头说:“现在贸然出去实在太冒险了,还是等北帝来吧。”

“不如我先出去解决几个?”我盯着外面的阴兵说到。

石头却摇头说:“杀几个小鬼也解决不了大问题,反而浪费体力,你还是先休息一会儿。”

他说得有道理,我在阎王殿中找了个角落坐下,让大家趁现在快休息好。既然西帝知道我们已经到了地府,不一会儿他的大军肯定也会赶来。现在只有阎王殿是最安全的地方。等会离开的时候,少不了一番厮杀。

如今的地府虽然颓败。却也不是寻常人能来的地方,米嘉和刘劲两个普通人没多久就受不了了,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志远给他俩念诵佛经,帮他们消除魂魄的疲惫。

这时我才发现,那只小鬼胎竟然还缠在苏溪的腿上,我又好笑又有些担心道:“它这是准备死缠着你了?”

到了地府,平时看不到鬼的人也能看见鬼了,苏溪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腿上的小鬼胎。这小鬼胎的样子真挺丑的,硕大的脑袋占了身体的三分之一,头皮上zǐ红色的血筋还清晰可见,两个乌溜溜的、没有眼白的眼睛占据了大半张脸。像极了外星人。小鬼的身体上还包裹着一层胎衣,隔着胎衣看更是恶心。

可能知道我嫌弃他的长相,鬼胎儿白了我一眼,抱着苏溪的大腿,把头扭向了另一边。苏溪微微一愣,然后伸手在鬼胎的头上摸了摸。这小鬼胎双手抱着她的手指,又睡了过去。

“原来他长这副样子,这么好的孩子,为什么他妈不要他呢。”苏溪叹息道。

我知道她容易伤感,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的好,石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苍天眼里,我们和他一样可怜,他也和我们一样幸福。苏溪,你不能再这么容易伤感了,你是玉佩传人,要替周冰夺回鬼王之位,你要坚强起来。”

石头这话倒是提醒我了,他还没有跟我解释,为什么要带苏溪来找我。见我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石头道:“我想起来一些未来的事情,其实原本你的这次地府之行不会顺利,所以我才回来改变结果。”

志远和我猜得不错,石头果然是为了改变命运才回来的。只听石头继续说道:“原来你下了地府之后,虽是战胜了西帝,却不能控制灵衣的阴气,异常暴怒,一剑将地府和人间两界变成了废墟,生灵涂炭。我想起了这事,所以将苏溪带来,只有玉佩的能力才可以让你平静下来。”

原来如此,石头说得不错,之前不管我多暴躁,苏溪都能让我冷静下来。我握了下苏溪的手,问石头:“命运如果被改变了,会不会有些事都变得不一样了?”扔序引圾。

石头道:“有些事肯定会被改变,不过已经发生的事不会被改变。”

虽然他说的我听得似懂非懂,但是看着他镇定的神态,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我们说话时,米嘉一直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我趁机问石头:“刚才那血水河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头看了眼蔡力,对我说:“看蔡力的样子就能猜到了吧,那里泡的都是自杀的人,直到河水把他们的尸骨都冲刷干净了,他们才能重新投胎做人,这个过程很漫长,蔡力和米嘉的妈都在那里。”

这事确实不能让米嘉知道,以她的性子,一定会要下血河找她妈的,那血河光是远看我都觉得瘆的慌,米嘉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我们又等了一会儿,蔡力去守着门口,他告诉我们,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是西帝的人。苏溪听后,有些担心地问我:“我们是不是不该躲在这里?包围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就越来越难出去了。”

“不要担心,北帝一定会来的。”我这样安慰苏溪,可事实上我心里也一点底都没有。

石头让我把鬼奴叫出来,可以趁现在多问问他地府的事情。我并不是很想问鬼奴,怕他会趁机陷害我,可石头让我放心,在他来的未来,鬼奴没有背叛我。既然他这么说了,我便把指骨拿出来,指骨中的微光一闪,我们面前多了个全身漆黑的影子般的人,他一出现便跪倒在我面前,我沉声问他:“鬼王座在哪里?”

我吞噬了鬼王真元后,曾经有见到过鬼王坐在一张由无数个骷髅头组成的椅子上。因为鬼王的真元一直没能被我完全吸收,所以这画面我还记着。我和蔡涵约好的登上鬼王座,便是约好了坐上这张椅子。

“鬼王座在忘川那边的孤山上,要找到鬼王座,必先过忘川。”鬼奴恭敬道。

听鬼奴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蔡涵要登上鬼王座还要先过忘川,这条忘川可不一般,寻常人从那河上过,会将自己的前世今生都忘得一干二净。蔡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