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466章 业火海

(26+)
刘铁根躺在那里,两个鬼役一个在他头侧,一个在他脚侧,各掏出一把尖刀,刀背反射出寒光。站在刘铁根头侧的鬼役。先一刀割开他的眼皮子。刘铁根大声惨叫,这回他连闭上眼睛都不行,不得不亲眼看着自己受刑罚。

我没时间多看。匆匆往下走,北帝在第十八层地狱。还有三层就到了。一路下去,我耳朵里都是刘铁根的惨叫声,他活着的时候,肯定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报应,听到他的惨叫,我既觉得瘆得慌,又忍不住拍手称快。

终于到了第十八层,我面前是一重大铜门,铜门很高,看起来厚重无比,铜门上的鬼头雕刻得惟妙惟肖。看着像真的一样,不过我可以肯定它不是真的,否则一定会被我身上的鬼王之气吓跑的。

既然北帝在里面,我也就用不着再东躲西藏了,伸手准备推开铜门。哪知这铜门烫得吓人,我手刚放上去,就被烫得缩了回来。

奇怪,里面出了什么事?

此时,只听里面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铜门被撞开了一条缝,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差点让我喘不过气。热浪过后,我探头往洞里看了一眼,里面漆黑一片,隐约能听到阵阵浪涛拍打的声音,看不见任何人的踪影,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不会是北帝已经和西帝联手,这里其实是个陷阱吧?

如果真是如此,我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自己下了十八层地狱来受刑的人了。尽管这样想着,我还是迈步走了进去,来都来了,总是要弄个明白的。

“砰。”

忽然,一声火焰燃烧的声音响起,洞顶上点燃了一支火把,这火把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做,把整个地洞照得透亮。一个身穿铠甲的男人正站在我面前,看见我后,先是朝我叩头行礼,再重新站了起来,这人正是北帝。

我走上前去,北帝身边没有其他人,看来他并没有投靠西帝,我很奇怪,到底是什么事情拖住了他。而北帝看到我也颇为吃惊,沉声问道:“鬼王大人,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冷静下来问他:“我通过鬼王令喊你,你没听见么?”

说话的时候,我的视线投在北帝身后的一片黑海之中,这黑色的火海我在梦里似乎是见过。

“大人恕罪,忘川上亡魂飘荡,恐怕是有小人作祟。”北帝接着跟我详细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始末,原来地府一直有一条很麻烦的河,叫忘川,这河里泡着亡魂不说,河面上飘荡的雾气还会让人忘却前世今生,哪怕是功力高强的鬼帝鬼将,也不敢轻易靠近这股雾气。

忘川这边是地府,忘川的另一头,就是鬼王座所在的孤山,据说孤山是漂浮在一片虚无当中,就算过了忘川,也未必能找到孤山。

以前鬼王在时,就是在孤山中处理事务,后来鬼王东渡忘川,借用忘川雾气的力量,也没能忘掉玉佩主人,才重入轮回,转世投胎。

这回也不知怎么的,忘川中的亡魂变成了精怪逃入雾气中。因为忘川中的亡魂都是自杀而死,才在忘川中受苦的,所以这些精怪一旦附身上了谁,就会慢慢取代他,像寄生虫一样,这样好让他们自己重新活一回。

我盯着那片漆黑的火海,有些出神地问北帝:“那精怪是不是一团雾气一样的东西?我好像遇到过了。”

北帝一惊:“在哪儿碰上的?”

我说:“在阎王殿后面悬崖的雾气里,不过已经被我的灵衣灭掉了,可这东西不是忘川上的么?你到这第十八层地狱里来干什么?”

北帝叹了口气解释道:“这第十八层地狱,是十恶不赦的恶鬼受过了上面17层的苦难之后,再被送到这里来,投进火海,永世湮灭。这业火极为厉害,借用业火之力,才可以烧光外面的所有精怪。”

听他这么一说,我仔细打量起这片黑色的火海,那跳动起伏的波浪,和我的灵衣上跃动的黑光很像。

我现在虽然是置身在山洞之中,可这山洞其实是呈喇叭状,由近及远,极目眺望也看不到业火海和山洞的尽头。

我心想,这精怪逃逸事大,可我现在必须去救苏溪等人,等我当上了鬼王,自然也有办法解决这些精怪,难道北帝没有想到这一点么?还是说北帝有问题?不行,我必须试试北帝是不是变节了,现在他站在这里,我也看不出他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我随即问道:“中央鬼帝已经投靠西帝了,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中央鬼帝的态度不明确的么?”

我边说边看着北帝的表情,北帝似乎若有所思,愣了几秒后,才皱着眉头道:“西帝是这地府中实力超强者,仅在鬼王之下,中央鬼帝的实力相对较弱,千年前,西帝被我和南帝联合打伤了之后,一直在疗伤,最近恢复了,中央鬼帝大概觉得以你我联手,不是西帝的对手,为了以后的日子好过,他就到西帝那边去了。你要想夺回鬼王之位,跟西帝之间少不了一场恶战,这样地府众鬼才都会服你。”

南帝输给我,多半是为了让我,而东帝输给我,有一大半是受制于我们是在人间对战,他无法用出全部功力。方才我和中央鬼帝交了一次手,已经察觉到他的强悍了,可他竟然是五方鬼帝中较弱的一个,那西方鬼帝得强得多可怕?

北方鬼帝的表情不像有假,我忙收起自己的疑心,现在也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