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469章 林荫道

(26+)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石头上忽然一晃,出现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的背影。

这人是谁?我想要问覃晓,他已经退后了,我回头看向他和一众鬼兵。我们之间出现了一个屏障。他们好像看不见我似的,这断崖成了包场的电影,既然鬼将的态度那么坚决。我只好看下去了。

女人一直看向远方,没有转过来。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不是石壁上没有显示她看的地方,而是她看的地方本就是白茫茫的一片,那这里不就是忘川么?

我顿时想起来,这个女人应该是南帝。此时,画面一转,南帝侧身挡在一个男人身前,这一下我确定了,她的确是南帝,她挡住男人的瞬间,几百个小鬼扯住她的手脚。她的魂魄很快被撕成了碎片。

看到这画面,我心里不由一阵酸楚,这个女子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却不能回报她一分一毫。

石壁上的画面又是一闪,重新跳出一个女子的背影。这次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是米嘉。我心里咯噔一跳,因为米嘉穿着当代服饰,也就是说这是我今生的事。

这是一个晚上,在路灯映照下的米嘉看上去还很青涩,身材消瘦,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走在学校家属区前的林荫道上。对了,米嘉曾问过我还记不记得在林荫道上的事,我反问过她是什么事,可她没有告诉我。

我好奇地看着,树木随风微微摇摆,似乎是初夏,米嘉快要到家属区了,忽然,一个黑影从背后扑出来,一把抱住米嘉,把她往旁边树丛拉去,我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儿,这是怎么回事?

那男人身材高大,脸上蒙着布,米嘉根本对抗不过他,三两下就被他拉进了树丛并撕扯开衣服。我看得两眼通红,他妈的,这到底是哪个畜生?我恨不得现在就冲进画面里去把这个王八蛋给狠狠揍一顿。

就在这时,米嘉对着那畜生的胳膊猛地咬了一口,畜生气急了,从腰间拔出一把军刀。这下子我认了出来,这人是向军,我认得这把刀!

尽管知道米嘉后来并没有出事,我还是紧张极了,攥紧拳头,只恨自己当时不在场。

我紧盯着石壁,忽然向军往前一个踉跄,米嘉趁这个时候一阵猛跑。

画面一转,只见米嘉边跑边回头,跑在她身后的人竟然是我!我的手上还握着一跟沾血的铁棍,刚才我就是用这铁棍敲了向军一下。

看到这里,我就奇怪了,我怎么对这件事毫无印象?

向军迷糊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从地上捡起个东西朝着我砸来,我跑在米嘉后面,那东西一下子就砸在我后脑勺上了,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我脑袋被砸得往下一压,不过我没停下脚步,而是追上米嘉并拉着她拼命地跑进了家属区,看着她上楼后,才捂着头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结果走到家属区门口就晕倒了。

我记起来了,大二那年,有一次我住院了几天,头上还受了伤,但是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恐怕就是向军那一砸让我丢失了部分记忆。

原来米嘉一直要对我说的就是这件事,我愣住了,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如果那天米嘉没有遇到我,或者说我因胆小没有救她,再或者,我像王泽一样被向军杀死了,那米嘉的命运岂不是会像她妈妈那样惨?

这时,三生石壁的画面又一变,这回还是米嘉,背景仍然是白茫茫地一片,她正在缓缓下落,她的长发飘起来,随风飞扬,很美很美……

我心中一阵触动,想去看看她美丽的脸庞,却发现米嘉的神色极不对劲,又绝望又解脱的感觉,尔后,米嘉坠入河水中,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我猛然醒悟,画面中米嘉穿的衣服和她这回来地府穿的衣服一模一样,那条河肯定就是阎王殿悬崖下面的忘川,难道说这是米嘉的未来?

不,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我捏着拳头,眼眶发酸,仔细看着画面,希望找到一丝线索,以确定这事儿什么时候会发生,我要改变米嘉的命运!

就在这时,画面又一变,闪现出苏溪的身影。

苏溪是我最不想在石头上看见的人,因为我发现,出现在这上面的女人命运都会很悲惨,难道苏溪也会……

我不忍往下想,可是画面还在继续播放。苏溪坐在黑暗的屋子里,闷闷不乐,看她这样子,我就知道她肯定是想苏婆了。苏溪原来是个非常坚强的女孩,自从苏婆死了之后,她变得特别脆弱,极度缺乏安全感。

这时,房门忽然打开,走廊里的一道亮光投进屋子里,进门的人打开屋内的灯光,苏溪顿时高兴起来,门口的人正是我。

画面又一变,白茫茫的,四周都是河水,我坐在一张漆黑的王座之上,我知道那是鬼王座。苏溪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拔出长刀,我还没来得及阻止,长刀就割开了她的喉咙……

我没敢继续往下看,扭过头去,心里堵得难受,难道米嘉和苏溪都注定要死么?这一切都因为我是鬼王么?我不能和凡人在一起,为了不让我动凡心,这些女人就注定要死?

去你妈的!我不服!

我掏出鬼焰刀,集中全身力量,一刀砍向那高大的石壁,石壁“嘭”的一声豁然裂开,露出后面的城池。

我目瞪口呆,什么看破的石头,原来是这么破的。破石的同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